徐冰,《天空之书》

彩色旗帜,侯爵墓。大约公元前160年

1、彩色旗帜,侯爵墓。大约公元前160年
20世纪70年代初,考古学家在现代湖南省的一个古代墓地挖掘时,发现了现代历史上最丰富的宝藏之一: 贵妇戴夫人的坟墓,其中包括保存完好的戴夫人本人的尸体。 这面彩绘的丝绸丧葬旗帜,躺在她的巢状棺材的最里面,包含了被认为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肖像画。 地图般的构图分为三个空间: 地下世界、生命世界和神仙天地。 在中间,戴夫人站在家人和随从的包围之中,而在下面的亲戚给戴夫人举行她的葬礼宴会和祭祀,以帮助她的灵魂找到不朽的境界。 这个以巨蛇为象征的坟墓的地下世界,是她的肉体灵魂(有形的灵魂)居住的地方,而她的精神灵魂上升到上面的不朽领域。 横幅提供了早期中国人信仰中关于来世结构的洞察力,这使得它对历史的价值与美丽同样重要。

坐佛,第20窟,云冈石窟,北魏

2、坐佛,第20窟,云冈石窟,北魏
在公元6世纪,从中国中部到现代的阿富汗,佛教的洞穴礼拜堂和悬崖峭壁上雕刻的巨型雕塑星罗棋布。事实上,你可能会注意到这些雕塑在云冈石窟和著名的阿富汗巴米扬大佛之间的相似之处,后者在2001年惨遭塔利班摧毁。这些洞穴礼拜堂不仅是朝拜的地方和朝圣者的目的地,它们也被认为是除了世俗世界之外的神圣空间。在云冈石窟遗址的200多个洞穴小教堂中,很少有比20号洞穴中巨大的坐佛更引人注目的了。这尊祥和的佛像融合了中国、印度和中亚的艺术传统,将精致的图案与人物的体积描绘融为一体。 在这样的规模上,这个雕塑会让到访的信徒感觉他们仿佛置身于佛陀面前。

范宽,溪山行旅,北宋

3、范宽,溪山行旅,北宋
范宽的《游客》被公认为中国山水画的代表作之一,对自然的描绘令人叹为观止。 故事是这样的,范宽带着山的深处去观察和学习自然,从而用他的画笔传达了山的精神。 不管是真是假,这幅将近七英尺高的巨幅卷轴画为这个故事增添了可信度。 画家将构图分为近距离、中距离和深距离三部分,将重心转移到顶部的深空,使得山脉在下面的岩石小路上俯视游客,也俯视站在画面前的任何观众。

张择端,北宋清明上河图

4、张择端,北宋清明上河图
尽管不确定是北宋书院画家张择端的作品,也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但这幅精湛的画作仍然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最具争议性的作品之一。 通过一点一点地展开长长的丝绸手卷,这幅画变成了一个动画故事,我们从鸟瞰的角度看到了一个理想化的城市。 从右到左,通过这幅高度精细的画卷,可以看到熙熙攘攘的市集,水手、农民、学者、僧侣和各阶层的人们在忙碌着他们的日常生活。 这幅画使观者沉浸在近一千年前的城市生活的广阔视野中。

徐冰,《天空之书》

5、徐冰,《天空之书》
徐冰的《天书》是大都会博物馆最近举办的水墨艺术展的核心展品,也被认为是中国当代艺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他根据中国传统印刷方法,发明、手工雕刻并排版了杜撰的”经典文本”,这个过程花了他和他的助手三年多的时间才完成。 其结果是一个强有力的经验,语言的局限对任何观众来说: 当中国人发现他们的欲望解码不透明的文本不断受挫,所有观众沉浸在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语言几乎神秘的存在。 在早期的佛教和中世纪的基督教历史中,人们都相信书面文字本身具有神圣的力量。 在《天书》中,徐冰为当代观众再现了这种感觉,挖掘了人类在混乱中寻找意义的需求。